IMG_2071.JPG    

是說原本發狠想說趕快把小秘書的點滴記下來的,

但無奈我生性好逸惡勞啊,就拖到現在了(茶)

IMG_20140716_004153.jpg  

 

離開前份工作後,我有一大段的時間覺得那些工作真的不是人幹的啊,

要不是當初好傻好天真,也不會糊里糊塗應徵上了,

還做了2年多$$。

 

但,人的心境是會隨歲月而改變的,

現在的我已經忘了當時的那些眼淚與辛酸,

慢慢能從中學會感謝,感謝這2年多的經歷,所帶給我在心性上,

與人生歷練上的提升:)

 

現在生活上不管遇到什麼事情,我都可以很淡定的不作太多的反應,

完全是歸功於那2年多的訓練呀。

(所以麥克那種什麼事情都可以驚訝一下的個性真的很逼死我)

 

必須再次前情提要一下,

因為我進了一間有趣的公司,所以發生甚麼事情都不足以為奇蛤。(搖手指)

 

鬼丸(我的前老闆),他是個傳奇人物,

(關於鬼丸的簡單介紹請看老文章)

 

下載 (1).jpg  

他叫甚麼名字或是長甚麼模樣其實都不是重點,

重點是,

他資歷非。常。豐。富,遇過各種大風大浪。

 

他有一個熟識的日本黑道好朋友,姑且叫他角哥好了(我取名字的功力好弱)

對,不要懷疑,就是日本的鴨苦眨(日文:ヤクザ)

 

但不是頭髮梳高高的那種暴走族蛤(溫馨提醒)

20120323095300547.jpg  

(他們每天都要很早起ㄙㄟ抖頭髮吧好佩服)←重點很愛擺錯。

 

第一次見到角哥本人的時候,

只覺得,wow,果然黑道都愛黑色,車子、小弟們的衣服都是黑的。

也完全看不出他是雜誌上面介紹的OO組組頭。

(註:日本黑道有分OO組,就像台灣是分OO幫一樣)

角哥人超親切的呀,還跟我說下次去日本要帶我去哪裡玩~

(是說到底有誰敢真的叫角哥帶你去企投)

 

鬼丸常會跟我說日本黑道有趣的事。

但事實的真偽就不要問我蛤,我只是個橋下聽書的~

 

譬如老大會叫小弟背上刺鯉魚,理由是:

這樣背一動就會看到一條鯉魚活靈活現

這樣背一動就會看到一條鯉魚活靈活現

這樣背一動就會看到一條鯉魚活靈活現

 

2918053i.jpg  

 

嗯哼,真的是乍聽之下很理直氣壯但其實根本莫名其妙idea啊,哈哈哈哈哈。

鬼丸有次跟我閒聊:

你能想像黑道刺青滿身,連GG那邊都刺了嘛?

但是人一老,刺青的圖案全皺在一起了,哈哈哈

(不是啊為什麼要逼我去想像呢)

↑鬼丸的講話尺度無邊際,這類的話題還算是普遍級呢~(撥瀏海)

 

因為我跟在他身邊已經很習慣這件事(興致一來什麼都可以講),

所以不管鬼丸的談話內容是什麼,

我都能反射性地笑回說這樣啊,

完全不當一回事就像是一塊蛋糕呢~(再次撥瀏海)

IMG_2286.JPG   

好,話題扯遠了,繼續回到角哥身上。

 

角哥跟鬼丸是哥倆好,

自然地也會有工作上的合作

不是那種殺人放火的業務不要誤會了蛤~

 

有次角哥就讓一個手下,他有著一個菜市場名,

我們就稱這位大哥為「田中」好了,

負責作中間人協助鬼丸跟合作夥伴談案子,

 

鬼丸一直都有個習慣,

就是他會隨時保持與合作對象或是潛在合作對象的聯繫,

(白話點,就是我們每天都有打/接不完的電話&吃不完的飯局)

想當然也會持續的跟田中連絡加減閒聊打屁一下。

 

案子一開始都順順利利沒什麼大問題。

但如果都很順利賺大錢我還需要拿出來講嘛。(拍手心)

 

所以呢,按照劇情大綱下去走,

不知哪天,田中這位大哥咻~的一下失聯了,

鬼丸當然起疑,(是誰不會起疑)

後來跟合作夥伴交叉比對後,(有需要用到交叉比對嘛)

 

發現,

田中不只是一個有著菜市場名的簡單男人而已,

他還把我們的合約金捲款潛逃了呢~

我稱之為「田中不長眼A錢事件」。

IMG_1480.JPG    

這下可好,

鬼丸當然立馬飛回日本處理,

角哥也開始在國內派手下找田中的蹤影。

為了這件事,小的我也跟著來回日本好幾回。(眼神死)

 

後來總算鄉下某處抓到田中。

(其實我覺得他們好厲害,哪來這麼多條線好找)

 

約好談判這天,我們一群人在喫茶店坐著,

說是也不是全部的人都坐著,因為田中這位大哥根本就是被押著來的,

如果不是因為有椅子,我想他會跪著求饒吧。

08-728059.jpg  

 

當然對話內容不外乎這些聽起來老梗,但現場聽到還是會打冷顫的:

你知道鬼丸是誰嗎?

誰的錢都可以貪,就是鬼丸的錢不能!!

快把錢吐出來,不然就剁你手指!!!

(剁手指真的是非常經典的台詞呀~)

(在旁邊當跟班的我完全是在看戲,連爆米花都想拿出來吃了呢~)

IMG_5395.JPG

 

話說日本人罵人都會有個ㄎㄨ一ˋ靠(台)

而且中氣都好足,可以一口氣劈哩啪啦講不停都不需要休息,

 

不過當這樣的ㄎㄨ一ˋ靠是用來罵自己的時候,一點都不有趣啊~(遠目)

是會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唷。(雲淡風輕貌)

 

總之,這件事的結局是溫馨(?)的,

鬼丸的款項順利拿回來,也大發慈悲放了田中,

田中的手指最後都還健在。(這應該要放鞭炮了吧)

↑是說我這麼輕鬆地講出其實狠嚇人的話也是蠻不可思議的吧。

 

但,在我短短的2年多打雜工生涯裡,

田中不長眼A錢事件

怎樣都沒有比之後發生的一件事還要刺激呢。(茶)

待以後娓娓道來~(挖鼻孔)

(請放心依照我的個性又是個萬年拖稿了~)

 

註:內文有些照片取自於辜狗,若有侵權請告知。

 

    得體夫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